法蘭西共和國總統在聯合國大會上的演講 [fr]

2022年9月20日(內容以演講時為准)

大會主席先生,
聯合國副秘書長女士,
各位元首和政府首腦,
各位部長,各位大使:

我很榮幸在本屆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講,代表法國發言。此時此刻,我想到的是那些曾經在法國以及世界各地為法國的自由而戰的人們;想到當年無法對歐洲的命運無動於衷的人們,因為無論他們來自非洲、亞洲、大洋洲還是美洲,都認為他們一部分的自由以及世界的未來與當時的歐洲息息相關;我也想到了寫下《聯合國憲章》的人們,他們創建了聯合國組織,以避免二十世紀兩次給全人類造成巨大創傷的悲劇再次重演。

前人的遺澤,我們絕不能忘記。它惠及所有國家,為我們指出了和平之路,同時提醒我們,只有由各國獨立自主、協商一致決定的權力中心才是合法、可持續的權力中心,並告訴我們,聯合國作為一個全球性組織不俯首效命於任何霸權或地緣政治寡頭。然而這一遺產,我們的聯合國組織,以及各國的主權選擇,如今卻面臨著另一種可能性。

今天我們需要做一個簡單的決斷,歸根究底就是:要戰爭還是要和平。今年2月24日,俄羅斯作為安理會常任理事國,通過進攻、侵略和吞併行動,打破了我們的集體安全,蓄意地違反《聯合國憲章》以及國家主權平等原則。早在今年3月16日,國際法院便已宣佈俄羅斯的進攻為非法並要求其撤軍。俄羅斯的這一決定為今後其他的吞併領土戰爭鋪平了道路,今日發生在歐洲的,明日也可能在亞洲、非洲或是在拉丁美洲發生。

今天我聽到了許多辯論,許多演講,大家有權表達自己不同的觀點和看法。但有一點是確鑿無疑的:此時此刻,俄羅斯的軍隊就在烏克蘭境內,而據我所知並沒有烏克蘭軍隊在俄羅斯境內。這就是我們應該直面的實際情況。這場戰爭持續的時間越長,對歐洲和平以及世界和平的威脅就越嚴重。它正將我們引向一種擴張性、持久化的衝突狀態,而在這一狀態下,各國的主權和安全完全取決於實力、軍力規模、盟友或武裝團體和民兵組織的穩固與强韌,那些自恃強大者將會不擇手段以獲得他們眼中弱小者的臣服。

2月24日以來,我們所目睹的是一場反向帝國主義、殖民地時代的倒退。法國拒絕這一倒退,並堅定不移地尋求和平。在這一點上,我們的立場是明確的,也正是本著這一立場,在戰爭開始之前以及過去的數月裡,我堅持與俄羅斯開展對話,並還將繼續下去,因為這才是我們共同尋求和平的方式。尋求和平,是在衝突發生前的數年和數月為避免衝突而採取措施。

尋求和平,是自2月24日以來為烏克蘭人民提供人道主義援助和經濟、軍事支持,以便其行使正當防衛權並捍衛自身自由;尋求和平,是對俄羅斯侵犯主權國家、違反國際集體安全原則、在烏克蘭境內犯下戰爭罪行的譴責,是拒絕讓犯罪者逃脫懲罰。國際司法機構應對相關罪行予以定罪並對有罪者加以審判。

最後,尋求和平還體現在下定決心阻止這場戰爭地理範圍的擴大和戰爭烈度的升級。為此,我們有責任支持國際原子能總署的工作,以防止這一戰爭對核安全和核安保造成影響,正如我們明日協同烏克蘭人所做的那樣,而烏克蘭核電站的主權不容爭辯。我們成功促成國際原子能總署專家組前往現場調查並作出獨立報告。我們將共同努力,防範風險,防止具有毀滅性後果的事故發生。

在座各位都很清楚,只有達成尊重國際法的協議才能恢復和平。只有烏克蘭作為主權國家表示同意且俄羅斯誠心接受,談判才能進行。我們大家同樣清楚,只有在烏克蘭的主權得到尊重、領土得到解放、安全得到保障的情況下,談判才能取得成功。俄羅斯如今應該明白,以軍事手段強加意志是無法達到目的的,即便是肆無忌憚地在遭其轟炸並佔領的地區舉行所謂的公投也無濟於事。安理會成員國有責任就此發出明確的呼籲,在座的聯大各成員國也有責任支持我們推動這一和平路線。

我謹此呼籲聯合國各成員國行動起來,敦促俄羅斯放棄戰爭選項,使其認識到戰爭對其自身和所有國家造成的代價是巨大的,並結束其侵略行為。這無關乎在東西方或者南北方之間選邊站隊,這是所有致力於遵守《聯合國憲章》、維護人類最寶貴財產——和平——的人士應盡的責任。因為戰爭的影響超出其本身,衝突帶來的直接和間接後果會將世界置於分裂的危險境地。

我知道,在座許多國家因俄羅斯發動這場戰爭而在能源、糧食、經濟方面受到巨大影響而深感不公;我也知道,在座還有一些國家對這場戰爭保持了某種形式的中立。今天,我要清晰明瞭地告訴各位,如果因為有意仿效不結盟運動而拒絕明確表態,不但有所謬誤,還要承擔相應的歷史責任。不結盟運動是一場爭取和平的運動,是為維護國家主權和各國領土完整而開展的鬥爭,這才是不結盟運動的意義所在。而如今那些保持沉默的國家,都不由自主地或暗中有意地在某種程度上成為了新帝國主義的幫兇,幫助當代犬儒主義侵蝕和平所必需的國際秩序。

如今,俄羅斯試圖推行一套雙重標準,然而烏克蘭戰爭對任何人來說都不應是事不關己的衝突。與這場戰爭近在咫尺的歐洲人選擇在不與俄羅斯開戰的情況下支援烏克蘭。雖然對在座許多人來說,這場戰爭距離較遠,然而我們所有人都受到了戰爭的直接影響,都付出了各種代價,因此都應該為結束這場戰爭發揮作用。從根本上看,俄羅斯發動的這場戰爭藐視了聯合國的核心原則,踐踏了國家主權應受尊重和邊界不可侵犯的原則,而這些原則構成了當今唯一可行的國際秩序,也是唯一能夠保障和平的國際秩序。

在這一問題上,只要認清了因果關係,在座各位誰還能說,我們沒有理由對侵犯烏克蘭的行為給予制裁?誰還能認為,如果某天強鄰對你們做出類似行徑,區域內以及世界其他國家最好的回應是保持沉默?誰能贊同這一點?誰又能夠相信,只要俄羅斯贏得這場戰爭,我們就能當作什麼也沒發生一樣恢復正常生活?沒有人。當今的帝國主義並非歐洲或西方國家在推動。當今的帝國主義以領土擴張為外在表現,以全球化的混合戰爭為支撐,以能源價格、糧食安全、核安全、資訊管控和人口流動作為分化和摧毀對手的武器。正因如此,這場戰爭對所有國家的主權都造成了損害。

因此,法國將與聯合國的自由人民站在一起,拒絕陣營對抗或排他性聯盟的邏輯,應對衝突後果以及衝突所增加的所有不平等,因為除了戰爭的直接後果外,我們今天面臨的是世界再次分裂的風險。某些人想讓我們相信,世界的一邊是為了自身利益而捍衛過時價值觀的西方,而另一邊是飽經苦難,力圖通過支持戰爭或對戰爭視而不見來開展合作的世界其他國家。我拒絕這種劃分,理由至少有以下兩個。

第一個理由是原則問題,我剛才已經提到了。聯合國組織承載著普世價值觀,我們不可讓那種認為《聯合國憲章》價值觀中存在某些地區性和可調整性的晦暗想法的落實。聯合國組織擁有許多普世價值觀,在烏克蘭戰爭問題上的分歧清晰明瞭:你們是支持還是反對弱肉強食的叢林法則,支持還是反對不尊重他國領土完整和國家主權,支持還是反對有罪不罰?我無法想像任何不以尊重人民和責任原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或持久和平。因此,我們的價值觀當然是具有普遍意義的,這就是為什麼它們永遠不能為違反這些原則的強權服務。近年中當我們沒有充分遵守這些價值觀時,我們做錯了,但這無論如何不能成為踐踏我們在二戰後集體建立起來的一切的理由。

我聽到俄羅斯說準備開展新合作,致力於建立沒有霸權的新國際秩序,這聽上去不錯,但基於什麼原則呢?入侵鄰國嗎?不尊重自己不喜歡的鄰國的邊界嗎?今天這個霸權秩序難道不是因為俄羅斯嗎?在向我們提議什麼?在向我們推銷什麼?利用這裡一些人的誠意在推銷什麼夢想?這不會持久。我們不要向犬儒主義讓步,犬儒主義正瓦解構建我們自身的秩序,而只有這個秩序才能維持國際穩定,因為尊重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這些價值觀屬於我們大家,我想說,我們每一次沒有遵守這些價值觀都是錯誤的,這些是我們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和殖民主義後建立的價值觀。我們必須拒絕以今天受影響的是其他地區為藉口而讓歷史重演,我們不可以讓步。
我反對這種分裂世界企圖的第二個理由是務實的。事實上,在新出現的分歧背後,有一種分裂世界的企圖,這種企圖正在加劇美國和中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在我看來,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致命的錯誤,因為這將不會是一場新的冷戰。多個無序失衡的强權正在利用這個時期增加地區衝突,重新走上核擴散之路,削弱集體安全。我因此認為,我們必須竭盡全力確保這種分裂不會發生,因為我們面臨的挑戰與日俱增,日益緊迫,極需開展新合作。

讓我們看向巴基斯坦:該國三分之一的國土被洪水淹沒,造成1400餘人死亡,1300人受傷,數百萬人處於緊急狀態。再看看非洲之角,那裡正遭受4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而雨季的情況可能會更糟。全球現在已有一半人口生活在氣候危險區。我們的生態系統正逼近臨界點。看看索馬里、葉門、南蘇丹、阿富汗:饑荒正在捲土重來。糧食危機正在世界各地對最脆弱的人群造成沉重打擊。全球有3.45億人正在遭受嚴重饑荒,其中包括1.53億名兒童。我們的地球上正在進行55場內戰。1億人流離失所。雖然在1990年至2015年間,每天有13.7萬人擺脫極端貧困,但在受衝突影響的國家,到2030年可能有3.45億人陷入極端貧困。

面對危機、氣候失調、大流行病和食品價格上漲,最脆弱人群受到的影響總是最大的。除此之外,威脅仍然存在,影響薩赫勒、中東等地區的恐怖主義,以及我們尚未成功遏制在伊朗和朝鮮的核擴散。這些是我們面臨的緊急情況。我剛才匆匆的描述並不詳盡,每一次威脅的出現都是我們的國際體系嚴重失靈的結果,或者是我們之間分歧的後果,我們的國際體系能夠支持全球化的益處,但卻無法阻止其斷裂、威脅和失衡。

我們的共同責任在於致力幫助最脆弱、受影響最嚴重的群體應對所有這些挑戰。印度總理莫迪言之有理:現在不是打仗的時候。現在不是對西方進行報復的時候,也不是西方反對其他國家的時候。現在是我們主權和平等國家集體奮發應對時代挑戰的時刻。這就是為什麼迫切需要在北南之間建立一個新的契約,一個對食品、對氣候和生物多樣性、對教育均有效和友好的契約。現在不再是進行陣營對抗邏輯的時候,而是建立有助於調和合法利益和共同利益的具體行動聯盟的時候。

為應對全球糧食危機,法國已將其對世界糧食計畫署的資助增加了一倍。法國與歐盟一起建立了“團結走廊”,得益於此,今年春天以來已通過陸路運出1000多萬噸穀物。今年7月22日的協議對此進行了有益補充,由於聯合國秘書長的努力,已通過黑海運出240萬噸穀物,目前該協議仍在執行中。我們推動了“復原糧食和農業行動”(FARM)倡議,該倡議在無政治條件的情況下以低價向脆弱國家供應糧食,並對希望擺脫糧食依賴的國家進行農業生產投資。

我還要宣佈,法國將與全球糧食合作夥伴合作,提供資助讓烏克蘭小麥運往索馬里。我們將以團結、高效和完全透明的方式開展這項工作。

明天我們將召集非洲聯盟、聯合國有關機構、世界貿易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各開發銀行及歐盟委員會,以為非洲建立一個可行的獲取化肥的機制,這也是對聯合國秘書長在這一問題上的倡議的補充。

關於氣候和生物多樣性,幾周後,我們將在埃及舉行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二十七次締約方會議上再度相會。我們同樣要明確“公平轉型”的含義。我們的第一場共同戰鬥是徹底淘汰煤炭。危機絕不能令我們迷失方向。如果問題無法得到解決,升溫幅度將比預測的兩攝氏度更高。我願向“公平能源轉型”(JET)融資聯盟投入資金,正如數月前我們與南非開展合作那樣,我們應延續這一模式。

中國和其他新興大國也應在締約方大會上做出明確抉擇。這是當務之急。在此方面,我們應聯合新興大國,與主要的國際金融機構合作,建立國家行為者聯盟,為能源生產和工業生產方式的變革建構全面解決方案,這是實現上述轉型的唯一途徑。

其次,七國集團應以身作則。最富裕國家必須加快其碳中和計畫,同時要努力節能,分享綠色技術。各位知道,在這方面歐盟是值得信賴的。此外,我們還必須認知,最貧窮國家在努力消除極端貧困的同時兼顧加速綠色轉型是有困難的。對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地區,對至今無法享用電力的6億人口,我們不能提出對排放大國同樣的要求。因此,在氣候方面最富裕國家應向最貧窮國家提供更多的金融和技術的支援。提供資金,提供解決方案並加快這一議程,正如我們在疫情期間所做的一樣,但必須以更強大、更有效和更果斷的方式。

在此背景下,我們還應共同保護我們的碳匯與生物多樣性寶庫。法國將於2025年與哥斯大黎加共同主辦聯合國海洋大會。讓我們將它成爲海洋領域的巴黎氣候大會。

在衛生健康方面,我們應從新冠肺炎大流行中汲取經驗。在這方面,我們必須認識到,最脆弱國家的衛生系統和醫務人員是我們的第一道防線。我將在全球對抗愛滋病、結核病和瘧疾基金重整期間強調這一關鍵性問題,法國仍將是該基金的主要捐助國之一。我們還應確保世衛組織建立我們所需的預防其他病毒傳播的預警系統,而且我們需要將人類和動物健康問題結合起來研究。這正是法國與其他幾個國家共同支持的“健康平等”倡議的意義所在。

正如我們與“全球教育夥伴關係”合作的那樣,讓我們繼續努力讓因大流行病而無法上學的孩子們能在疫情過後重返校園。這是為了從源頭上打擊一切不平等現象,並為我們共同的未來而努力。

大家看到了,在所有上述主題上,更多的是合作,應在西方和南方、南方和北方的行動國家之間發展合作關係。這需要國際組織做出更多承諾。這一切都與某一部分人想要製造分裂恰恰相反。疫情期間發揮作用的是誰?面對氣候轉型,提供資金的是誰?不是那些當前提議建立新的國際秩序、沒有有效疫苗的人,也不是那些幾乎沒有展現出團結精神、對應對氣候變化沒有任何貢獻的人。

面對上述我們共同面臨的各項挑戰,我們必須更加團結,開展更多的合作,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受人蠱惑而導致一事無成。為實現這一目標,我們還必須清楚地瞭解非洲、南美洲、亞洲或太平洋地區最貧窮國家和中等收入國家的境況。這場大流行病進一步加劇了不平等現象,而戰爭及其後果也加重了許多此類國家的困難。因此,當務之急是二十國集團應實現去年設定的支用1000億美元特別提款權的目標。

但我們的步伐應該邁得更遠、更大。首先,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相關特別提款權問題的基礎上,我們必須履行我們的承諾。很多國家,特別是非洲國家,還沒收到到這筆錢,我們不能再向他們解釋這是由於某個國家的議會不批准、某項規定不允許。這是不行的!一切將緩不濟急。我們必須做出更大的努力,因為難度將越來越大。因此,我們需要將30%的提款權重新分配給風險最大的非洲國家和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
我們應該與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攜手,重塑已經不適於當前情況的機制。如今我們所採用的規則還是八十年代的規則,隨著氣候異常的加速和生物多樣性的消失,以及由於戰爭造成的不均衡,地球在新冠肺炎疫情後的狀況要求我們提升團結互助的力度。我們需要與發展中國家簽訂一項新的金融協定。這是我們真正的第一綫,要求我們團結一致,並不是為了對付共同的敵人,也不是為了反對虛假歷史或歷史修正,而是為了我們共同居住的星球,為了全人類機會均等。

這就是我們的戰鬥,是將所有人團結起來的戰役。其實我們只需要再多做一點努力,遵守我們的協議,彼此堅持原則並相互尊重。但是這是一場真正的戰鬥,如果我們不能並肩作戰,它將成為未來所有分裂和衝突的根源。我謹邀請所有想與我們一起建立這項新契約的人,在今年11月11日參加巴黎和平論壇,為巴厘島二十國集團領導人峰會做準備,在不放棄我們共同價值觀和指導原則的前提下,一起向前邁進。
歸根究底,我們不能任由世界分裂下去,讓和平受到更大威脅,不能放任危機接連發生,無解的衝突不斷增加,不能對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擴散聽之任之。在此背景下,若沒有讓休戚相關的地區力量參與進來,這些都將成為我們未來無法控制的風險。我們想在中東地區做的正是通過落實2021年巴格達會議成果,團結地區國家,促進伊拉克、黎巴嫩以及整個地區的穩定。

五大常任理事國不再是唯一有話語權的國家。毋庸置疑,他們確實擁有話語權,但如今只有當我們能夠致力於在更廣泛層面上達成和平所需的國際共識時,才能讓這一話語權發揮作用。這就是為什麼我希望我們最終能對安理會進行改革,使其更具代表性,吸納新的常任理事國,並依然能夠在發生大規模犯罪時通過限制使用否決權充分發揮其作用。我們需要共同致力於實現和平,建立當代國際秩序,服務於《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在這條道路上,聯合國可以永遠信賴法國。在這條道路上,在座的每個國家都可以永遠信賴法國。
謝謝大家!

發表於 30/09/2022

回到頁面上方